做疫情期间的电视主持人是怎样的体验?-河北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高端访谈 > 做疫情期间的电视主持人是怎样的体验?

做疫情期间的电视主持人是怎样的体验?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7 00:23 浏览次数:

  瑞贝卡·帕尔莎·霍普金斯是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KTUU电视台的助理新闻总监和《新闻一小时》节目的主持人。作为一名新闻从业者,她必须随时准备好做出一些改变和调整,以应对突发的新闻事件。但很少有哪个新闻事件会像新冠肺炎疫情这样持续“霸版”。

  14年前,霍普金斯加入了NBC电视台的分支机构KTUU电视台。随着近期美国疫情的持续扩散,这家地方电视台的员工也不得不开启居家办公的模式。在这种情况下,电视台是怎样报道疫情的?带着这个问题,《财富》杂志的“疫情经济”专栏采访了霍普金斯。

  瑞贝卡·帕尔莎·霍普金斯是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KTUU电视台的助理新闻总监和《新闻一小时》节目的主持人。图片来源:BRAD HILLWIG

  霍普金斯:我正在做很多特别的项目,所以最近要么是在做我自己的关于气候变化的项目;要么就是跟记者们在一起,帮他们确定采访对象,以及报道的关键点是什么。接下来就是为主持当天的新闻节目做准备,检查所有的新闻纲要(也就是关于每分钟播什么新闻的大纲),以确保稿件不出问题。我每天通常要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7点半。

  疫情爆发以来,我的生活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我的新闻总监正在阿拉斯加州的边远地区报道艾迪塔罗德越野邀请赛。为了让大家走出办公室,不要在大楼里工作,我还想了一个计划。当时艾迪塔罗德越野邀请赛刚刚进行到半程(也就是3月13日左右)。然而疫情恶化的速度太快了,等到越野邀请赛结束的时候(3月22日),我们决定,除必要视频制作工作,所有记者和摄影师都不得进入电视台的大楼。

  我是助理新闻总监,做出这个决定的过程虽然很艰难,但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我一直与新闻总监通过电子邮件保持沟通。

  在我看来,新闻广播是一个协作性强、需要人人都参与的工作。你是怎样制定让大家在家工作的计划的?

  我经常会联系其他电视台的人,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记者和摄影师是最不存在难度的,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他们早就可以远程工作了。但其他人就要难得多,比如主持人和制作人,这些人的工作都本应在电视台大楼里进行。

  好消息是,我们的新闻总监已经回来了,并要求其他团队成员在家办公。天气预报团队已经开始在家工作,所有节目主持人的时间安排也都做了调整。而这周我要上夜班,主持所有的晚间新闻节目,所有其他主持人将在家里审核台本。但下周情况又变了,这些主持人将会轮流上岗。所以目前我的大部分工作还是在电视台里完成的,下周可能就会有一些变化。

  下一步是要让制作人离开电视台大楼,不过这是非常困难的。制作人是处理所有信息的枢纽,新闻中的内容都由他们整合,需要用电脑做一些非常复杂的工作。所以总是要有人在制作室里掌握时间,或者实时地做出一些决定。因此让制作人在家办公着实困难。

  你和你的丈夫(《安克雷奇每日新闻》的记者凯尔·霍普金斯)都是新闻行业的从业者,家里还有两个小孩,你们是如何应对这种局面的?

  我父亲整个冬天都住在这里,他们本来是来滑雪的,所以疫情爆发时,我父母就已经在这里了。要说都做了些什么,首先我们知道,自己还是得工作,而且工作时间会变得更长;而两个女儿也要学习,不能让她们整天看电视,那绝对很糟糕。我母亲是一名退休教师,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地把两个女儿送到了父母那里,虽然也很想她们,但还是觉得,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我想,由于我的孩子不在这里,所以我更容易专注,因为工作能让我忙起来,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现在感到了一种更高的使命感,因为很多人需要这些信息。我也很感谢所有观众发来的邮件和打来的电话,即便它们现在大都很偏激。

  我认为,最关键的是要非常小心,不要让自己情绪失控。眼下大家的压力都很大。要让大家明白我们所做的工作的重要性,因为对于观众来说,知识就是力量,所以你要把知识传递给观众。另外,也要关心每个人的未来。但是对观众来说我们的工作真的很重要,所以重点还是应该放在这上面。还有,要打电话给你的父母和朋友。我们的很多员工都很年轻的。

  我平时经常锻炼。不过最近去的那家瑜珈馆关门了,这让我很难过。我常去的健身房也关门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地方。我刚从外面跑步回来,每天工作后,还会和丈夫一起散步很长时间。我们经常这样度过周末,早上8点起床,然后就去散步,只有我们俩。我需要阳光和空气。

  工作日,我们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就是谈工作谈得太多了,尤其是谈论我们的报道和失败。而周末通常会好一些,我们会不谈新闻的问题,而是问:“你看完这本书了吗?”或者“你看到女儿们发来的搞笑短信了吗?”

  他们互相之间没有接触,这也是我们的目标之一,我们给大家分别分配了属于自己的车辆和器材。公司还买了很多新的笔记本电脑,这样大家就不用互相接触了。以往情况下,我们的规定是,下班后要把设备留在电视台里;而现在,我们请员工把设备带回家。

  很孤单。前几天我还想过这个问题,当时还拍了张照片,因为这些年,我身边总是坐着另一个主持人迈克·罗斯,我们俩一起主持十几年了。而现在,这个一直不变的搭档却不在身边,这种感觉很奇怪。《新闻一小时》从来没有一个主持人的时候,而昨天却只有我一个人。这很奇怪。

  人们有一大堆的问题。我们现在有一名记者专门负责回答有关新冠肺炎的问题。我们快被问题淹没了。现在也有更多的人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们“我很欣赏你们的工作。”我最近接到了一个观众的电话,他问我:“你好吗?”这让我感觉很好。(财富中文网)

  瑞贝卡·帕尔莎·霍普金斯是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KTUU电视台的助理新闻总监和《新闻一小时》节目的主持人。作为一名新闻从业者,她必须随时准备好做出一些改变和调整,以应对突发的新闻事件。但很少有哪个新闻事件会像新冠肺炎疫情这样持续“霸版”。

  14年前,霍普金斯加入了NBC电视台的分支机构KTUU电视台。随着近期美国疫情的持续扩散,这家地方电视台的员工也不得不开启居家办公的模式。在这种情况下,电视台是怎样报道疫情的?带着这个问题,《财富》杂志的“疫情经济”专栏采访了霍普金斯。

  霍普金斯:我正在做很多特别的项目,所以最近要么是在做我自己的关于气候变化的项目;要么就是跟记者们在一起,帮他们确定采访对象,以及报道的关键点是什么。接下来就是为主持当天的新闻节目做准备,检查所有的新闻纲要(也就是关于每分钟播什么新闻的大纲),以确保稿件不出问题。我每天通常要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7点半。

  疫情爆发以来,我的生活出现了巨大的变化。我的新闻总监正在阿拉斯加州的边远地区报道艾迪塔罗德越野邀请赛。为了让大家走出办公室,不要在大楼里工作,我还想了一个计划。当时艾迪塔罗德越野邀请赛刚刚进行到半程(也就是3月13日左右)。然而疫情恶化的速度太快了,等到越野邀请赛结束的时候(3月22日),我们决定,除必要视频制作工作,所有记者和摄影师都不得进入电视台的大楼。

  我是助理新闻总监,做出这个决定的过程虽然很艰难,但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我一直与新闻总监通过电子邮件保持沟通。

  在我看来,新闻广播是一个协作性强、需要人人都参与的工作。你是怎样制定让大家在家工作的计划的?

  我经常会联系其他电视台的人,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记者和摄影师是最不存在难度的,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他们早就可以远程工作了。但其他人就要难得多,比如主持人和制作人,这些人的工作都本应在电视台大楼里进行。

  好消息是,我们的新闻总监已经回来了,并要求其他团队成员在家办公。天气预报团队已经开始在家工作,所有节目主持人的时间安排也都做了调整。而这周我要上夜班,主持所有的晚间新闻节目,所有其他主持人将在家里审核台本。但下周情况又变了,这些主持人将会轮流上岗。所以目前我的大部分工作还是在电视台里完成的,下周可能就会有一些变化。

  下一步是要让制作人离开电视台大楼,不过这是非常困难的。制作人是处理所有信息的枢纽,新闻中的内容都由他们整合,需要用电脑做一些非常复杂的工作。所以总是要有人在制作室里掌握时间,或者实时地做出一些决定。因此让制作人在家办公着实困难。

  你和你的丈夫(《安克雷奇每日新闻》的记者凯尔·霍普金斯)都是新闻行业的从业者,家里还有两个小孩,你们是如何应对这种局面的?

  我父亲整个冬天都住在这里,他们本来是来滑雪的,所以疫情爆发时,我父母就已经在这里了。要说都做了些什么,首先我们知道,自己还是得工作,而且工作时间会变得更长;而两个女儿也要学习,不能让她们整天看电视,那绝对很糟糕。我母亲是一名退休教师,所以我们自然而然地把两个女儿送到了父母那里,虽然也很想她们,但还是觉得,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我想,由于我的孩子不在这里,所以我更容易专注,因为工作能让我忙起来,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现在感到了一种更高的使命感,因为很多人需要这些信息。我也很感谢所有观众发来的邮件和打来的电话,即便它们现在大都很偏激。

  我认为,最关键的是要非常小心,不要让自己情绪失控。眼下大家的压力都很大。要让大家明白我们所做的工作的重要性,因为对于观众来说,知识就是力量,所以你要把知识传递给观众。另外,也要关心每个人的未来。但是对观众来说我们的工作真的很重要,所以重点还是应该放在这上面。还有,要打电话给你的父母和朋友。我们的很多员工都很年轻的。

  我平时经常锻炼。不过最近去的那家瑜珈馆关门了,这让我很难过。我常去的健身房也关门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地方。我刚从外面跑步回来,每天工作后,还会和丈夫一起散步很长时间。我们经常这样度过周末,早上8点起床,然后就去散步,只有我们俩。我需要阳光和空气。

  工作日,我们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就是谈工作谈得太多了,尤其是谈论我们的报道和失败。而周末通常会好一些,我们会不谈新闻的问题,而是问:“你看完这本书了吗?”或者“你看到女儿们发来的搞笑短信了吗?”

  他们互相之间没有接触,这也是我们的目标之一,我们给大家分别分配了属于自己的车辆和器材。公司还买了很多新的笔记本电脑,这样大家就不用互相接触了。以往情况下,我们的规定是,下班后要把设备留在电视台里;而现在,我们请员工把设备带回家。

  很孤单。前几天我还想过这个问题,当时还拍了张照片,因为这些年,我身边总是坐着另一个主持人迈克·罗斯,我们俩一起主持十几年了。而现在,这个一直不变的搭档却不在身边,这种感觉很奇怪。《新闻一小时》从来没有一个主持人的时候,而昨天却只有我一个人。这很奇怪。

  人们有一大堆的问题。我们现在有一名记者专门负责回答有关新冠肺炎的问题。我们快被问题淹没了。现在也有更多的人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们“我很欣赏你们的工作。”我最近接到了一个观众的电话,他问我:“你好吗?”这让我感觉很好。(财富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