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中的五个要求你都知道吗?哪个与你息-河北新闻网
您的位置:主页 > 乡村振兴 > 乡村振兴中的五个要求你都知道吗?哪个与你息

乡村振兴中的五个要求你都知道吗?哪个与你息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10-13 20:44 浏览次数:

  3月8日,习总参加十三届全国一次会议山东代表团审议时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推动乡村产业振兴,推动乡村人才振兴,推动乡村文化振兴,推动乡村生态振兴,推动乡村组织振兴,习总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提出乡村振兴要统筹谋划,科学推进。

  当前,我国粮食安全程度大幅提高,但基础依然比较脆弱。在连续十多年农业农村政策的支持下,我国粮食产量稳步快速提升,粮食供应能力持续增强,近3年来,粮食产量稳定维持在1.2万亿斤的历史高位。应该说,我国粮食安全已经有了基本保障。但根据国情判断,吃饭的挑战依然长期存在,粮食安全远没有到高枕无忧的时候。从粮食生产能力来看,虽然近年来高标准农田建设等取得明显成效,但粮食产能并不存在过剩问题,相反基础还不是很稳定。从粮食产销总量来看,“紧平衡”依然存在,总量上并没有供过于求,而且结构性短缺还较为严重,尤其是粮食供给的数量和质量不平衡、优质产品供应不充分,需要从国外进口。从长期趋势来看,随着人口总量继续增加、城镇化进程持续推进,民众对蛋奶肉等产品的需求将不断上升,对粮食总量的需求在相当长时间内会保持攀升趋势。

  在粮食产量持续增长的同时,我们还面临粮食库存高、收储财政补贴压力大、国内外农产品价格倒挂等诸多问题。据此,一些地方简单认为现在粮食过剩了,将压减粮食种植面积作为解决这些问题的不二法门,作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措施。殊不知,粮食种植风险大、收益低,许多经营主体之所以选择种粮,主要是因为政府引导和政策支持,以及变更种植作物成本高,并不完全是市场行为。在乡村产业振兴的大潮中,如果地方各级政府持续关注和重点支持的是大招商引资、大产业整合、大园区建设,对粮食生产的政策支持力度一旦趋弱,这种弱质产业将不可避免地迅速被边缘化,给粮食安全带来难以短期逆转的伤害。

  江西省浮梁县经公桥镇歧田村村民程志远是个老牌养猪专业户,现在用循环生态养殖方法养猪:种植玉米、红薯用来喂猪,利用猪粪建起沼气池,沼气用来炒菜烧饭,沼液沼渣用来种植蔬菜,收入比以前提高近3倍。这些得益于他的一个新身份新型职业农民。

  乡村振兴,需要一大批新型职业农民,他们从事绿色产业,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把他们称为“绿领”。新希望提出一项“绿领”培养计划,准备用5年时间,发动一批涉农企业参与,无偿为农村培育10万个新型农民和农技员。在培训10万人的基础上,还将从中选拔至少100名创业合伙人,给予资金、技术、渠道等方面的创投扶持。

  宏观上看,仅2017年中央财政就投入15亿元,培育新型职业农民100万以上。截至目前,我国已经培育懂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1400万人,到2020年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将达到2000万人,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先导力量。

  “绿领”在哪里?在实施乡村人才振兴的历史进程里。河南省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村过去是远近出名的穷村,如今的西辛庄村成了富裕村。村支部李连成介绍,村子里搭起蔬菜大棚、种上了营养价值高的水果,靠的是本乡本土培育的技术人才。好酒也怕巷子深,西辛庄村的蔬菜、水果在国内市场卖得好,就是通过4个懂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把水果卖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现代农业,呼唤着乡村人才振兴。现代化农业、绿色农业、休闲农业、农村电商等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崛起。从首届全国新农民新技术创业创新博览会参展台上可以看到现代化农业新趋势:机器人摘黄瓜、猪脸远程识别、云端放养管理、大田测土配方施肥等“互联网+”的农业应用层出不穷。杨国强说:“没有人才,如何驾驭现代农业新技术和新管理呢?”

  乡村人才振兴,培育体系是保障。经过探索,目前已经建成从中央到省、市、县的四级建制,形成了一支拥有近2万名专职人员和5万余名兼职教师的农民教育培训专业队伍。

  村里文化活跃起来。河南省兰考县东坝头乡张庄村村委会主任翟茂胜介绍,村里租下了村民闲置的住房,改造成一座村民阅览室“桐花书馆”。村里还成立了艺术团,每逢大小节日都会为村民们演出节目,“艺术团现在火了,经常被邀请去邻近的村庄演出。”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繁荣兴盛农村文化,焕发乡风文明新气象。千百年来,乡村文化凝聚着乡土之美、人文之美。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孔祥智表示,目前我国乡土性特征已经发生变化,乡村社会的实体结构及乡土文化呈现新趋势,构成了中国乡村社会的后乡土性特征。

  乡村文化振兴,要体现深厚的文化传统。刘永好说:“把传统留住、把文化留住,又能够适应时代的变化,建构具有饱满品位特征、具有生动气息的新乡土、新农村,才能焕发乡风文明新气象。”

  贵州省遵义市赤水市大同镇民族村农民杨昌芹,是贵州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赤水竹编”的传承人。杨昌芹说:“准备将赤水竹编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深入挖掘民族文化的价值和内涵,帮助大伙过上更美好的生活。”

  乡村文化振兴,要体现浓郁的当代特色。宋洪远说,乡村文化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和保障,从乡土社会和现代社会的特征中找出乡土社会的合理价值,以优化现代社会道德真诚的生存环境,是当务之急。要在“关键小事”上勇于作为。伴随着城市化快速推进和城市文明的扩张,传统乡村文化被忽视、被破坏、被取代的情况比较严重,一些地方传统生活形态、社会关系日趋淡薄,乡村文化日渐荒芜。同时,厚葬薄养、铺张攀比、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等风气蔓延。农村是人情社会、熟人社会,要在红白喜事、结婚彩礼这些“关键小事”上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防止不良习气蔓延。

  杨国强表示,乡村文化振兴,既要“富口袋”也要“富脑袋”,要加强农村思想道德建设,传承发展提升农村优秀传统文化,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提升农民精神风貌,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焕发乡村文明新气象。

  “厕所”在深化。李连成操着浓浓的河南口音回忆:“过去俺们村的厕所都是旱厕,冬天还好一些,特别是到了夏天,味大,苍蝇到处飞,这样的乡村生态当然不美。现在不一样了,经过多年不断的改厕,西辛庄村已经全部改旱厕为水厕,味道没了,苍蝇不见了。”

  “小厕所,大民生”,农村厕所是乡村生态振兴中的短板。党中央高度重视农村“厕所”,2004年2013年,中央累计投入82.7亿元,改造农村厕所2103万户,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达到了74.09%。根据规划,到2020年全国农村卫生厕所普及率要达到85%。目前,我国正在扎实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计划,推进农村“厕所”,完善农村生活设施,打造农民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问到心目中的乡村生态振兴是个啥样子的时候,李连成说:“村子前面的小河干净了,山清了,绿色生态就是乡村振兴。”

  乡村生态振兴,要落实生态发展理念。刘永好表示,美丽中国,要靠美丽乡村打底色,要落实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加强农村突出环境问题综合治理,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增强农业生态产品供给,提高农业生态服务能力,推进乡村自然资本加快增值。

  要实施农业的绿色发展。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首次提出农业绿色发展“三不、两零、一全”的总体目标,就是耕地数量不减少、耕地质量不降低、地下水不超采,化肥、农药使用量零增长,秸秆、畜禽粪污、农膜等农业废弃物全利用。同时,从资源利用、产地环境、生态系统、绿色供给等方面,将总体目标细化为到2020年的具体目标和到2030年的远景目标。

  宋洪远表示,乡村生态振兴要在农业主体功能与空间布局上下力气,建立农业生产力布局、农业资源环境保护利用管控、农业绿色循环低碳生产等制度和贫困地区农业绿色开发机制。要在资源保护与节约利用上下功夫,建立耕地轮作休耕、节约高效农业用水等制度,健全农业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体系。要在产地环境保护治理上完善制度,紧扣农业投入品和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问题,建立工业城镇污染向农业转移防控机制,健全化肥、农药等农业投入品减量使用制度,完善秸秆、畜禽粪污等资源化利用制度,建立废旧地膜和包装废弃物等回收处理制度。

  分地、分股、分红。2018年2月9日,安徽省小岗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社分红大会在大包干纪念馆前举行,小岗村4288位村民作为股东首次每人领到350元的分红。村党委李锦柱说,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作用,去年小岗村创新发展有限公司经营上了新台阶,给村集体股份合作社分红156.8万元。

  小岗村改革的不断深化,村民获得感不断增强,根本原因在于有一个坚强的党组织。孔祥智表示,没有党组织领导的创业创新,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合作社就很难获得现实利润,村民分红也就无从谈起。

  群雁要靠头雁领。在实施乡村振兴过程中,深化村民自治实践,发展农民合作经济组织,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确保乡村社会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乡村党组织就是主心骨。乡村组织振兴可以动员乡村经济要素,实现乡村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农民的持续增收。“给钱给物,不如建个好支部。”委曹清尧认为,一个村只有建立起一个好的党支部,才可以带动村民一起致富。

  河南省兰考县东坝头乡张庄村党支部申学风说,依靠基层党组织,张庄村这几年不断从外面引进适合本村发展的项目,建设了170余个种植哈密瓜的种植大棚,种植经济效益高的哈密瓜。

  乡村组织需要加强自身建设。曹清尧说,要在返乡回村的“能干人”、下乡创业的“实干家”中发展党员,用知识、能力充实党支部,提高党支部领导服务发展的能力,加快解决农村集体经济“空壳”问题,实现乡村经济的稳步发展。

  需要坚持问题导向。当前,农村正处于社会转型关键期,人口老龄化、村庄空心化、家庭离散化态势显现,村庄缺人气、缺活力、缺生机等现象普遍存在,“三留守”问题突出,一些农村基层组织软弱涣散现象比较严重,小官巨贪、村霸控制等现象还在相当程度上存在。孔祥智表示,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必须把夯实基层组织作为固本之策,解决乡村振兴中的迫切问题。

  需要完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杨国强说,要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深化村民自治实践,建设法治乡村和平安乡村,提升乡村德治水平,以党的领导统揽全局,以法治“定分止争”,以德治“春风化雨”,以自治消化矛盾,确保乡村社会充满活力,和谐有序。